天气   
民办学校尴尬角色何时了?
来源:本站原创 2020-12-11 10:15:21 点击:

[摘要]

民办学校健康发展

民办学校尴尬角色何时了?


河北省工商联

 

民办学校应当是什么性质的法人机构?1986年4月12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通过并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签署的第37号令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规定,我国法人机构包括企业法人、机关法人、事业单位法人和社会团体法人四类,显然它不属于机关法人和社会团体法人的性质,那它属于企业法人还是事业单位法人?根据2002年12月28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通过并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签署第80号令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自2003年9月1日起施行)(以下简称“民促法”)第3条规定:“民办学校与公办学校具有同等的法律地位,国家保障民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国家保障民办学校举办者、校长、教职工和受教育者的合法权益。”据此,民办学校的性质已由国家法律予以确认,即为公益性事业,与公办学校具有同等的法律地位。鉴于此,民办学校其相关营业收入与税收、职工社会保险等一系列问题的解决都不是什么棘手之事,但由于一些行政法规制定只是碎片化地去缝补漏洞和解决矛盾,缺乏系统性的思维,导致上述相关问题解决不够顺畅,法规打架和按下葫芦浮起瓢的奇怪现象迭出不断,影响了民办学校健康发展。

一、问题

一是“民办非企业单位”不伦不类的定性。民办非企业单位作为企业法人、机关法人、事业单位法人和社会团体法人之后“第五类”法人提出并运用于实际,成为民办学校角色尴尬的源头。1996年国务院将民办医院、民办学校等民办的一部分事业单位分出由民政部成立的社团管理司管理(民办事业单位后被称为民办非企业单位)(见中办发〔1996〕22号),民办学校在行政法规中被定性为“民办非企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是什么?字面意思显然不是企业;是事业单位?按惯例归属,显然也不是,它归口民政部社团管理司管理而非劳动人事部门,这一定性,给民办学校发展带来了无限烦恼。

二是这一定性使民办学校遭遇营业收入和税费缴纳的困扰。按照中办发〔1996〕22号文,民办的一部分事业单位分出由民政部成立的社团管理司管理来看,事实已经将民办学校排除在事业单位类别之外,也因此被剥夺了使用行政事业收据的权利,且看2008年财政部《关于独立学院收费不宜使用财政票据的通知》规定:“民办学校包括学费在内的各项费用均为经营服务性收费,应按规定使用税务部门监制的税务发票。”民办学校与公办学校具有同等的法律地位,除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外,所有公、民办学校都有经营服务性收费,为何单单规定民办学校使用税务部门监制的税务发票?

三是这一定性使民办学校教职工所上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出现了令人费解的现象。中办发〔1996〕22号文对民办学校的定性及重新划分归口管理,民办学校为教师上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按事业类已被排除,社团类就更风马牛不相及,“民办非企业单位”定性表明他们不该上企业险,但恰恰结果上的是企业险。政府有关职能部门公然违背“民促法”,不仅严重影响了民办学校教职工队伍的稳定,也影响了公办学校教师向民办学校的流动,不利于减轻政府财政开支。

四是这一定性意在阻止民办学校出资人从出资营收活动收取适当回报,不利于调动社会资金投身民办教育事业。按照2005年1月1日财政部实施的《民间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规定:“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因为出资而拥有非营利组织的所有权;收支结余不得向出资者分配;非营利组织一旦进行清算,清算后的剩余财产应按规定继续用于社会公益事业。”,民办学校作为民办非企业单位,其出资人从校产所有权和从办学节余中提取合理回报不被允许,民办学校出资人办教育的积极性受到抑制。

五是这一定性使得民办学校无法享受政府为减少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社会冲击而推出的政策红利。人社部发〔2020〕11号《关于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会保险费的实施意见》减免适用对象是企业单位,民办学校因为是民办非企业单位,无法享受社保减免返还的政策红利。

这一系列问题根源在于将民办学校定性为民办非企业单位法人,在民政部门登记,其违背了“法律高于行政法规”的法理规则。

二、建议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民办学校已经成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一支生力军,为了促进我国企业尽早实现转型升级和科技创新能力的不断提高,建议如下:

一是按照法律效力大于行政法规效力原则,研究修改完善或废止与“民促法”相抵触的中办发〔1996〕22号、2008年财政部《关于独立学院收费不宜使用财政票据的通知》、人社部发〔2020〕11号《关于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会保险费的实施意见》等行政法规。

二是依法研究考虑恢复民办学校作为公益性事业单位的民办学校的法人类型问题。按照国发〔2005〕3 号《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关于“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社会事业领域”的要求,突破民办学校不能登记为“事业单位”法人的传统观念和政策障碍,依法恢复民办学校属于“民办自筹自支事业单位”的法人地位。

 三是保障民办学校法人类型的形式与内容的统一。不能收税按企业,享受政策红利时按民办非企业单位对待;不能国办学校职工就上事业类社会保险,遇上民办学校就上企业职工社会保险;不能同是有营收活动,遇上国办学校就提供行政事业往来票据,遇上民办学校就提供税务票据。

四是真正落实“民促法”所规定的“民办学校与公办学校具有同等的法律地位,国家保障民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国家保障民办学校举办者、校长、教职工和受教育者的合法权益。”